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征文】惊悚夜宴(聊斋)_a

时间:2020-01-17 00:38: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小幽在店里忙得不亦乐乎,此时正是客源峰的时候,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连忙拿起电话按了接通,电话里传来杏子熟悉的声音:“小幽,A同学从国外回来,今天晚上几个在附近的高中同学一起聚餐。七点正,在彩虹饭店,包厢是405厢名为秋香,每个人都必需准时到,你别迟到啊。”没等小幽回答,她自顾自说完便挂了电话。

六点四十分,小幽看到顾客渐渐稀少了,忙结算了一天的帐单,还好,比昨天提高了一个点,她满意地放下笔,收拾好银子和单据,一看时间正好,便关了店门,取了电车往彩虹大酒店驰去。

傍晚,公路两旁边的人们都在悠闲散步,和风轻轻地拂着小幽的头发,一阵惬意的风袭来,小幽不由自主地甩了一下长发。彩虹大酒店座落在县城的郊区,四周都是树林,环境幽静,生意兴隆。车子往前直开二十分钟,再拐了个角,彩虹大酒店就出现在小幽的面前。一座高耸雄伟的建筑物,周围全是郁郁葱葱果树,树上挂满了果子。

晚茶设在四楼,小幽走进电梯,按了一下四楼,电梯缓缓地升了上去。不一会就到了四楼,一个身着红旗袍的服务员,把小幽领进了包厢。同学们早等在那里了,见到小幽,同学们七嘴八舌地挤兑起来,有的说小幽胖了,有的说瘦了,有的说变漂亮了。一时众说纷纭,小幽都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一时语塞,只是呵呵地笑。是啊,这把年纪还没嫁人,肯定有人说闲话了,剩女啊。恰好这时A同学打了圆场说:“今晚难得聚在一起,看来近的都到齐了,远的就别无他法,只能短信或电话问候了,大家都这般年纪了,能够聚在一起说说话,也很荣幸了,希望大家珍惜相聚的时光,接下来,我们可以说些发生在自己身边有趣的事或所见所闻,或笑话什么的,或让人惊悚的故事也可以。”话音刚落,同学们响起了一片掌声,个个热烈响应。“我建议玩游戏时用一个啤酒瓶放在餐桌上旋转,转到谁的面前停下,谁就开始说。”B同学说。

接下来游戏开始了,啤酒瓶从A同学开始,他把桌子用力一拨,桌子旋转了起来,大家屏息等待,看啤酒瓶花落谁家。桌子转了三圈,啤酒瓶缓慢地在B同学面前停下了,高中时期,他一直是个不善口头表达的人,但这次他却胸有成竹,样子好象早有准备,看到同学们关切期待的眼神,他不慌不忙地说了一个令人惊悚的故事。

我自从高中毕业后,本来想再复读的,可是考虑到家里的兄弟姐妹众多,家里的生活困难,看到两鬓斑白的父母亲,日夜操心,我便打消了复读的念头,刚好表哥介绍我去他朋友的木片厂帮忙,便毫不犹豫地收拾行李,第二天便去木片工厂报到。开始了打工生涯,整天在突突的拖拉机声中渡过。老板人倒也诚恳生意也稳定,这样的打工生活倒也无忧坦然。

就在八月十五这一天,因为我回老家路途遥远,也不打算回家。老板安排我和一个老头(大伙都叫他老莫头)值班。忙了一天,终于决定晚上好好犒劳自己,老板发了月饼给我,也配了茶叶,我受宠若惊。开手扶拖拉机在木片厂区內拉木片给工人们晒,工资可观又包食宿,也不怎么辛苦。因为节日,这一晚老板让我们早早收工了,山野一片静悄悄,平时吱吱喳喳的鸟儿也安静睡去了。一时间很静,静得我心头发毛,其它附近搬板工人也回家过节了,只有我和老莫头在看守这木片工厂。

这时正值八月十五,月色分外的亮,我坐在厂房简陋的宿舍门口,望着硕大的月亮出神,想着家中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无味地喝着刚泡的相思叶茶,突然感觉尿憋得慌,便往侧边的林子里走过去小便,月色亮堂堂的,我看到一棵棵树影在晃动,忽明忽暗的。刚拉完小便,便听到一个声音在怒骂:“是谁这么缺德!竟然在我身上撒尿!”我听到说话声,却不见人影,心里一阵发毛,忙连声说了几个对不起。慌不择路逃回了宿舍。跟我一起看守厂房的老莫头早已打起了鼾声。看到老莫头,我惊魂未定的心才稍放松了下来。想起刚才林子里的那说话声,我也无心喝茶赏月,忙收拾好茶碗往屋里走。

就在这时,耳边却又响起一个娇柔的声音:“这么快休息了?放弃这么好的月夜,可惜了。陪我再坐一会如何?”我听得头皮发麻,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女人的更何况是夜晚。想起刚才在林子里的说话声,我心里有些发毛,不敢转过身子,也不敢接过话茬。我当时想迈开脚步回房间叫醒老莫头,可我怎么也抬不起脚,两条腿象生根了一样。一口冷风吹来,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转过了身,妈呀!你们猜猜怎么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子站在我面前,我一下子惊呆了,就象聊斋里写的那些狐仙子一样,此时我也不怎么害怕了,就算是鬼,她也算一个漂亮的女鬼,怕什么?我当时是豁出去了。然后,我和她就一起坐了下来,边聊天边吃月饼喝茶赏月了。我们谈了很多,但大概内容都忘了一干二净。后来我被那个仙女逗得大笑,因为大笑声把老莫头给吵醒了,他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揉着眼走出来。他纳闷地问:“你在和谁说话。”我脸色煞地白了,连忙掩饰说:没有啊,是你在做梦吧?......其实我本来想和他说和......但好象有人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出话来,喉咙好象被东西梗住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干活。”接着老莫头又说:“前些天公路上发生一起车祸,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开着电车,被一台大货车给碾死了,听说从头上碾过,剩一撮头毛,惨不忍睹,哎!现在的司机为了贪快!开车又猛,作孽哟!我睡去了。”“你也早睡去吧!”末了他又叮嘱了一句。自老莫头出来,那仙女不知躲哪去了。月光下,不远处,我四处寻找了一下,就在工厂的大门口前我看见半空悬挂着一个只有毛发,下身着绿色的东西在我眼前晃动,接着是一副骷髅头......我吓得昏了过去......第二天,我便回来城里重新找工作,和你们一起在这里了。我说完了,B同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同学们都呆住了,感觉毛骨悚然。还是A同学打破沉默,说这个太惊悚刺激了,换个好笑的。小幽还没回过神来,还沉浸在恐惧之中,感觉一股寒气从背脊凉到脚。

接下来啤酒瓶又开始旋转了,这次停在能说会道的C同学面前,只见她清了清嗓门,便滔滔不绝地说起来。C同学家境还可以,自从考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一个边远的小镇的豆奶厂里上班。这间豆奶厂规模小,大概只有三百几人左右,其中家属也占有百来个,刚来时听说这地方经常闹鬼。因为我刚来到这里,什么也不知道,后来渐渐了解一点皮毛。这个豆奶厂,效益不怎么好,加上豆奶厂那个环保设施不处理好,四周臭味连天,苍蝇满厂飞,我很不情愿呆在这样的地方,但生活总是不如人愿,刚分配的工作也不好调动,也只好以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面对这样的环境和工作生活。住在我隔壁的王大婶是厂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如厂里稍有一些有关某某的传闻,如果让她闻到风声,她便四处添油加醋地说,逐渐让小事情夸大变成了大事情。

听同事说有一次,厂里的一名职工,名叫小连,她也是大学毕业后分配过来的。因为年轻单纯,刚来不久便和县城里的一个男孩子谈恋爱,不小心怀孕了,那个男朋友嫌她工作单位不好,又是外地人,玩了她便把她抛弃了。她伤心之余并没有舍得把孩子打掉,只好忍气吞声地偷偷地留下这个孩子。王大嘴知道后,非但不同情,不好言安慰,还四处撒播谣言,说小连生活作风坏,到处和男人乱睡乱搞,现在好了,把肚子搞大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是那个男人的。一时间,小连的事在工厂里众说纷纭,说什么都有,甚至还有人造谣说,她为了调回大城市,跟某某主任有一腿,也有人说她想换个好工种,与某某工段长睡把肚子搞大了,王大嘴更是说得天花乱坠,唾沫横飞,头头是道。小连未婚先孕,本来已经够丢人的了,想掩饰也来不及。本来也与其他人无关的,可是有些人总把这事情说得跟真的一样,甚至有人挑唆那个工段长的老婆上门,把小连扯出来,打了一身,还愤愤地踢了两脚她的大腿......但这事却又引起了别的同事的同情心,都指责那个工段长的老婆做得太过分。后来,也许大家良心发现,开始同情起小连来,然而,一夜之间,小连却突然失踪。

两天后的一个午后,有一个小男孩在江边洗澡时发现一具胀鼓鼓的尸体,他吓得大声尖叫,光着身子大喊救命跑回家跟父母说了。他父母连忙去通知派出所的人,把死尸抬去医院验尸,结果经核实,那具尸体正是厂里失踪的小连。就这样,可怕的唾沫害死了两条人命,一个花季般的少女和一个未出世的婴儿就这样夭折了。真是人言可畏啊!这就是社会的可悲之处。

接下来工厂连续出现几次奇怪的事件,刚开始是那位工段长的老婆,她在菜市街惹到一帮黑社会的混混,她平时泼辣惯了,工厂里谁都惧怕她三分,这次可不同,惹上的是黑社会,因此被人打得鼻青脸肿,还打断了一根肋骨,经过治疗,落下了后遗症,也只能永远地弓偻着腰走路了。后来听说经常让她欺负的那个工段长也和她离了婚,因为她太凶顽的缘故。也许她下半辈子只能孤独一人,弓偻着腰走路。再说那王大嘴,在一次车间加菜的饭桌上,被一根鱼剌卡在喉咙,医生用了很多方法才取出来,结果取出来之后,她再也不会说话了,见人就打手势,很讨人厌,大伙见到她都避而远之,不想听到她叽里呱啦地张着嘴却说不出话,甚至打手势。事后大家才明白,也许发生这些事也许是因果相报吧。一年后,我才调回这里和大家一起,好了,我的故事说完了,旋转啤酒瓶吧。同学屏息听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象是如释重负。

接下来,啤酒瓶又旋转起来,这次A同学拨得飞快,桌子连续转了五圈才在杏子的面前停了下来,杏子腼腆地笑了笑,娓娓道来一个早准备好的故事。这是个发生在我自己身边的一件事,我以前的经历就跳过了,因为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平淡的如同大家一样,高考,念大学,毕业,分配,老套了。就说发生在我丈夫的身上的一件奇怪的事,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事情很古怪,说出来大家议论议论。我丈夫是个大货车司机,他每天都从工厂拉货到指定的地点,而那条路总是经过一堆乱坟场,而且听说这乱坟场曾在自卫反击战中,被日本人杀害了许多无辜手无寸铁的村民和,听说冤死了很多老老少少。刚开始我丈夫出车时倒也平安无事,因为车子正常行驶而且是早上六点出发,到了目的地,卸完货就直接回工厂,总是太阳未落山之前赶回。可是有一天卸完货以后,车子在半路上出了故障,待修好车子,天色已晚。

黄昏的太阳渐渐隐进天边,我丈夫赶紧收拾好修车工具,便发动车子疾驰起来。在经过乱坟场的时候,四周已黑乎乎一片,久不久传来几声老鹰的哀鸣,更增添了坟场的阴森。我丈夫素来胆小,他赶快加大油门,全神贯注地开起来。其实经过乱坟场只有一公里的路,如果加大油门一眨眼功夫就开过去了,但那晚我丈夫却用了两个小时也开不出这段路,后来他又看了看手机,时针正指着十一点,本来九点就到工厂的,而现在却依然在乱坟场这段路晃悠,他感觉骇然,但又不甘心,他把车灯开得亮堂堂的,由于心里害怕,车子不由自主撞在路边的一棵树上,车子嘎然一声停了下来,这下他更恐慌了。这时,他再次启动车子想向后倒出去。但当他把车子向后退的时候,却听到一声惨叫:“啊!轧死我了。”我丈夫一想,糟了,轧到人了,他吓得面无血色,赶紧刹住车子,打开车门下去看个究竟。可是下车以后往后面一看,什么也没有,只有车灯亮闪闪,周围似乎有很多来来往往的人影,似乎也听到枪响,一会又听到惨叫声,他吓得尿了一裤子,赶紧又跑上车。

这时候却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他飞快地上了车,他刚坐下来想喘口气平定心里的恐惧,这时耳边却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拖得老长:“下→雨→了,我在你车上躲一下雨。”他下意识望了一下副驾驶座,却没有人。再往后休息座也不见人,他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办好,情急之中,他想到的是打电话给我,当时我确实接了他电话,可是按通了什么也听不到,当时以为他在厂里睡不着打电话来吓唬我的,我见电话那头不出声,便随手挂了电话。但挂了电话后,我心里忐忑不安,便回拨了一个电话给他,这次我听到了一个象是从太空传来的话声也是拖得长长的:“你→找→谁?我在乱坟场……。”我怀疑自己听错了,或是出现了幻觉,我在电话里不住地叫着我丈夫的名字。却没有回音,只听到一阵阵蟀蟋的叫声。我恐惧地把电话摔在床上,但心里还清醒地想到,他是否出事了?赶紧再次拿起电话,拨了11O。

一阵警车的呼啸声,半小时后我和交警赶到了乱坟场,我看见大货车灯亮着,急忙下车直奔驾驶室,发现他伏在方向盘上,已奄奄一息。还好有医生跟了过来,抢救及时。只听那些警察说:“这个人福大命大,车子撞在这么大的树上,性命沒事竟然连车子也没事。简直是奇迹!”医生说他只是受了惊吓,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在医院里留看观察几天就行了,直到他没事出院。我才松了一口气。我丈夫天生迷信,后来他吩咐我去找了一个神婆,按照神婆教我的方法,去出事的地方,燃着香,烧了一些纸钱,神婆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就完事了。说来也奇怪,自那次奉了香纸,我丈夫他一直平安无事,总是一路顺风。我说完了,轮到下一个同学吧。杏子如释重负地对大家说。

共 699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组聊斋异常惊恐,把人带进了虚幻和好奇及恐怖中。很多人都喜欢聊斋,也许源于工作压力,也许出自好奇及探索的本能。这篇小说以同学聚会为背景,通过大家的故事,表达了作者内心世界精彩缤纷,带着奇幻和好奇生活在这个美好人间。手法大胆,想法奇特,带着童心和梦幻,让读者跟着故事情节一步步走进了一个个离奇的空间,步入一个个奇异的世界。故事很具独创性,人物形象,给人身临其境之感。结尾也很妙,给人意犹未尽继续深思的感觉。问好师妹,大家手笔。推荐共赏!【编辑:杏叶儿】

1 楼 文友: 201 -09-12 09:50:11 文中的 杏子 读来亲切,都快要对号入座了。问好师妹!你是当之无愧的小说家。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9-12 12:21:58 感谢师姐亲按!过奖了!你总是吹捧我!难怪我不进步!哈哈!知道你崇拜我了!好吧!在此臭美一下哈!问好师姐!文中的杏是我有意把你写进去的,因为想念你了!

2 楼 文友: 201 -09-12 14:26:11 哈哈,如此说,杏子还是个好姑娘,值得你想一回。问好师妹!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楼 文友: 201 -09-1 16:22:56 围墙的文 越来越精湛 欣佩!问好 祝福

回复  楼 文友: 201 -09-1 16:47:04 感谢老同学偷闲过来跟评哈!请多多指出不足之处!谢谢!问好!

4 楼 文友: 201 -09-21 16:45:07 康有为说,六经不能教,当以小说教之;正史不能入,当以小说入之;语录不能谕,当以小说谕之;律例不能治,当以小说治之。非常赞同康有为的这个观点。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9-2 16:44:51 感谢前辈偷闲点评,问好!

怎样儿童止咳用药安全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
什么药可以治疗术后ED呢
希爱力他达拉非每日一次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