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华文毁灭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38: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这是1979年三月二十一日的上午,一个批斗场地被人们围观得是水泄不通,高高宽大的批斗台上站满了公安警察,他们全副武装,持枪核弹,威武着站在了台上,他们的前面,他们的正前方有五个罪犯正在接受人们的审判。  他们分别被五花大绑着绑着,胸前是一个用白纸裱糊的大大宽宽的白纸牌子,上面写上他们的名字以及罪行。  名,虽然他被五花大绑着,他的脸上没有惊恐,更不存悔改,正,不屑一顾的目视着前方,他的白纸牌子上一边写道,流氓主犯,下行写着他的名字,李浩,他的名字是用红笔打上一个大红叉。这个用着红笔勾画,这个打着大红叉是执行死刑犯的标志。  第二名,同样五花大绑帮着,忏悔的面容使他深深的低下头,就那样木纳着站着,等着,挨着接受着人民对他的审判。  他的白纸牌子上写着,流氓主犯,杨枫毅。他的名字同样用红笔打上了红叉。  第三名,深深的绳索是那样的威严着紧紧捆绑着他,这绳索它代表着正义,代表着国法,紧紧绑在了罪犯,流氓,从案犯,崔峰的身上,他面如死灰,他的腿早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在那发抖。  第四名,那健壮的身体,180米高的罪犯,他的身体在颤抖,他的身体就要抖成一团。他岂是知道自己的宿命。白白的纸牌子上写着,流氓从案犯,刘兴田,他的名字照样是用红笔勾画,一个鲜红的大叉子就把他的名字勾抹。  第五名,他早已是魂魄魄散,他的身后,他的两旁各有全副武装的二名警察架扶,不然他会摔倒在这公审台上。那醒目的大大牌子上用黑黑的墨笔写出,流氓从案犯,王晓松,他的名字依然是用红笔勾画。  审判大会还没有开始,台下是惊奇的人们在议论,再交头及耳,他们、她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可事实就在他们她们面前,罪犯就绑在他们的眼前。这台上被审的罪犯当真罪不可恕?这是真的吗?他们嘀咕着,她们念叨着,似有替他们说话求情的嫌疑。  “这些知识青年,他们是我们眼中的好孩子,可今天,怎么也想不出,是他们自己把自己送上了这断头台?他们会闯下这么大的杀身之祸?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而是,千真万确,是真的。”  有个庄严的声音响起,公审大会开始,当公审员念着他们的罪证,当他们听见了公审员的深深沉沉的控诉与陈述时,他们被这罕见的,罪不可恕的,灭绝人性的,手段极度残忍,百年不遇,千年不逢的案例为之而震惊。震惊中他们侧耳细听,甚至屏住了呼息。他们都觉得这太不可思议的案例,案例就发生在他们眼前,就发生在这小山村,又是他们视为可爱的知识青年,他们看做好孩子的知识青年身上。  这灭绝人性的案例全是为了爱情所致,是残忍的报复,是惨绝人寰的报复。  公审大会正在进行,公审员大声的念着公诉词,“这是一起震惊我公社,我市,我省,乃至轰动全国的案例。这震惊全省,轰动全国的案例是,知识青年用下作的手段,恶毒的行为,残害他们结为一体的同学,同处一个集体的女同学,女青年。他们不知悔改,他们不知悔悟,更为甚者,还变本加厉的设计施行他们更猖獗的欲望蹂躏。竟然三番五次,五次三番的施行兽欲似的强奸。  现在我把他们的罪证公布与众,事件追忆到二年前的那各个夜晚,那是1978年……  一,青春热血  一九七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就在五一前夕,就在劳动节将至,一辆解放牌大汽车满载着这十名热血青年奔赴农村。  他们、她们的第二故乡是,桃岭县,清河公社,白山大队,秀水河小队。  车上有十名下乡知识青年,他们的年龄都在二十之中,这五男五女,他、她们分别是,  男:刘兴田、崔峰、杨枫毅、王晓松、李浩。  女:曲芬、刘美慧、钱雅娟、张淑贤、马春丽。  这是一个特殊组建的集体户,他们的父母同在一个系统工作,相互谁也不认识,他们来自各个学校,文化程度是初中,在哪个年代,学习根本不放在首位,今天不是学工,明天就是学农,更为甚者,他们还要参加学校建设的农田。毕业了,他们在父母、各自的街道安置下,五湖四海他们相聚在这大有作为的农村广阔天地。  汽车还在行驶,十颗跳动的心在沸腾,他们不是相互看着对方,是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一座座山峰在他们面前闪过,一片片农田在她们的面前退后,一条条小溪在欢快着流淌,一个一个村庄在他们的眼前经过。  谁也不吱声,谁也不和谁打招呼,谁也不欣赏这车外美丽的春天风景,谁的脸上不挂着笑容,谁在那里流泪,谁在那里叹息,谁在那里幻想,谁在那里期盼、谁在那里编织、谁在那里想往、谁在那里风华、谁在那里等待。  时间过得很慢,下午二点四十多分,在早已麻木的身体承受不住这长长路途颠簸时,终点终于到达。汽车终于停下,停在了,一字五间大瓦房前,从长长的院落中早走出欢迎他们的社员群众,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各个伸出热情之手,他们的行李被众人搬下,每个人有着,长在二尺五六,宽在一尺七八,高在三尺以外,再有就是各自的行李。  他们被迎进了屋里,东屋是女青年住下,这里有着南北大炕,北炕是睡觉的地方,南炕却是给她们停放箱子的地方。  男青年也被迎进他们的西屋,房屋布局相同。这五间大瓦房,它们的布局可算了得,设的也非常,从房屋的中间划分,那是一间有余的厨房,紧挨着的是男女宿舍,他们各自宿舍里面还有多半间是给她们各自晒晾衣物场地。  雪白的大米饭摆满饭桌,菜儿正飘着它们自身的香气,又饿又渴的他们这些知识青年在各自的屋里吃了起来。  饭毕,不到五月的天气,天仍然还是很明亮,队长把这些男男女女知识青年集中到一起他在讲话,队长说,“先叫你们同学们,往后熟悉了在直呼你们名姓。我是队长,我叫孙长河,是这个秀水河的队长,你们就叫我老孙吧,那样显得亲切,往后你们有困难有难处找我,啊、啊不要客气,首先,我跟你们说,这下地劳动你们在等等,你们把自己的家,也就是集体户,现在要安置好,整理好,安排好。  安置新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这里的事儿有很多我就不和你们搀和,但你们的口粮我先给你们预支备下,这里没有多少水田,一路你们也都看见啊?都是旱田多,不是吗?所以这里很苦,油吗,我也备下,按照你们人口计算,要比我们用的给你们是多得多,啊,在家你们是半斤吧?我咬咬牙,给你们弄来,七两,可下个月我可就说不准,但是半斤我敢保证,同学们怎样?啊?”  “现在你们男女各选出一个户长,把要该做的事、分的工搞好,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想会比我解决得好,啊,就这样,我先留下一位女社员,你们就叫她王嫂吧,看看,就是她,记住了。让她先教你们做饭,这里不同你们城市,不要小看这做饭,这里的饭你们是不会做。就这样吧,你们休息也累了乏了,我走了,今天你们什么也不用做,洗脸休息睡觉。”  翌日吃过早饭,会议是在队长孙长河的领导下召开,选出了正户长男,杨弘毅,此人长得并不是高高的身体,他的身高要在174米左右,匀称的身材,端正的五官,面儿生的白净一笑露出二棵好看的小虎牙,他不爱言谈,城府颇深,狡猾的笑容,常常隐埋着计谋,政治面貌,他是团员。  副户长则是,马春丽担任,她在女生中也是的一名团员。户里的领导班子就这样诞生。马春丽个子不大高中等身材,身高要走162米左右,她不爱言笑,相貌姣好,也有震撼男人的惊颜之貌。  七件大事,在大家你争我议的情况下维护了众多人员的意见,做饭不是一个人专权,可没有一人愿意独揽。定出是,不论男女生,一个人维系半个月十五天,排班在女生这里进行,个自然是户长,马春丽。  第二名是,曲芬,曲芬的身高在160米,她爱说爱笑,相貌美丽,待人有和蔼,看不出一点做作之嫌。  第三名是,张淑贤,她的身高153米,长的娃娃脸,一看就讨人喜欢,小小的嘴再镶嵌她的脸上别提多好看,她待入热情,往往好彰显着自己。  第四名是,刘美慧,她的身高165米,瓜子脸型,梳着长长的头发,有二个深深小巧玲珑的莉窝就嵌嘴角两侧,她不爱多言多语,矜持着约束着自己。  第五名是,钱雅娟,她身高148米,圆圆的脸上时常挂着笑容,她留着短发衬出她本不修长的身体,却很是好看。这玲珑的美丽对她而言是赞之无愧,还有,她说起话来声音好甜美像歌唱一样悦耳动听。  第六名是男生户长,杨枫毅。  第七名是,刘兴田,他身材清瘦,身高要在180米,四方大脸,浓眉紧锁,算不得上英俊,也算有是另有风貌。  第八名是,崔峰,他的165米,骨骼发达,形体略有臃肿,笑容永远不会失去,算不上倜傥,也是一个风流情种。  第九名是,李浩,他178米,有着一张英俊的脸,嵌着一对鹰隼的眼睛,爱吹笛子,时时哼唱着歌曲,是个热心肠钟情谊之人。  第十名是,王晓松,他165米,消瘦的身材,黑黑的张脸上永远是洗不干净。他没有什么特长,只是有着依附别人的心,墙头草。  集体户新的生活即将开始,队长,孙长河高兴的说,“就看你们是不是大有作为,剩下就看你们各自的发展,在这农村广阔天地上的锻炼,是什么样子,那是你们自己拿着岁月彩笔在勾画,啊?哈哈,今天,还是放你们的假,让你们好好搞搞卫生,明天,不,那是大后天,你们就到生产队里去劳动,就这样,你们休息,搞卫生,我走了。大后天见,同学们。”  三天休息的时间转瞬就到,在他们、她们遐思中飞逝,新的一天开始,有着热血的青年他们是怎样度过,她们的日记都记载着什么,留在岁月长河中是什么在漂浮,慢慢随着记忆在时光隧道中穿梭……  在队长的带领下,九个知情,这五男四女,只有副户长马春丽她没有来,留在家里做饭。虽然饭班在五月份算起,她是户长剩下几天她独自包揽。  知青们被孙队长引领到了一个地方,当还没有走进它时,掩人呼吸的味觉就在天空扩散满布,他们、她们还是硬着头皮走着,谁也不敢慢行一步。  队长把他们领到了早已清空马的马厩旁,指着里面深情的对他们说,“看看,庄家一朵花,全靠粪当家。这就是上好的肥料,它要比磷肥好的要多,今天我叫你们起出这肥料,下回我就教你们怎样积磷肥,现在你们男女生各自一个马厩,你们分别去起肥料。”  一个身影,是一个娇小的身影准确的说是张淑贤她早蹲在一个排水沟前,那是一个在排马厩粪便的臭水沟,它宽一尺七八,她不用队长给她发的铁锹而是正用自己的双手,一捧一捧着往外捧着哪臭气熏天的马牛的粪便,再把它堆积在排水沟的上面。  曲芬蹲下了身,那头儿是仰得再不能向着自己后身而仰,她捧出一捧,瞄了一眼张淑贤,吓得她赶紧和她一样的姿势在那一捧一捧的捧着牛马粪便,清理着这排水通道。  钱雅玲正在那里忙活,一捧早捧出深沟,她学着张淑贤的样子,在劳动,机械似再劳动。  一个是刘美慧她迟迟蹲下,怀恨的心,记清在个名字,“哼!好你个张淑贤,急着回城也用不上是这种表现,我只当陪你们疯狂吧。”  二、友谊情花  刘美慧心里愤恨着张淑贤的举动,她抬眼向着男生站的地方看去,迎向她的却是,各个杵着铁锹望着她们发笑的脸。队长走了过来惊奇着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停下停下快停下手,这个活不是这样干法,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也不用这样教育你们,都给我停下。”  天劳动,女生就在这样尴尬中结束,她们走回集体户,来到了离集体户不远的河边,这条小河就在集体户房屋后,要在100多米开外远,她们冲洗着满手,满心的臭味。但,没有一人发出怨言,没有一人前去责怪那个领着头的张淑贤,事情就这样过去。  接下来的劳动是队长早已派来了社员教着他们积磷肥,日子又在积肥中慢慢度过。  六月里的一天,户长跟队长请了全户人员的假,他们到来已经一个多月了,烧柴剩下不多,这一个多月的观看学习他们学到了不少的知识,知道自己怎样生存,于是在户长杨枫毅的带领下,他们男女都上山伐木头。  这个小山村,住的社员不多,有烧不完的柴火,山不远,在他们聊天中,观光中,就到了山上,首先钱雅玲坐到了树下休息,又一个身影曲芬她也坐了下来,户长,杨枫毅说,“你们听着,我们男生伐树,你们,你们女生能干什么?才上山你们就累了,我看这样吧,这次集体户打柴火就这样,不要求你们干什么,你们看你们能干什么?真头疼,看见你们现在各个这样我真头疼。算了算了,你们自便,爱干什么,干什么。”他一回头向着那四个男生说,“咱们走,看着她们就心烦,走,我们去伐木头,下回不让她们跟来,走。”  李浩坏笑着回头看着这一群被说骂着红了脸儿的女生,他甩甩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嘴里说着,“有意思,有意思,那还看不明白,是观光呗。” 共 36245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急性附睾炎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轻微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建筑施工 个人可以开微店吗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