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抗战时期彭德怀为何事说要陈赓脑袋

时间:2019-10-13 05:21:4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抗战时期彭德怀为何事说要陈赓“脑袋”?

  百团大战阶段结束后,陈赓率三八六旅司令部进驻榆林以南的宋家庄。9月18日,因眼病住进羊角医院的周希汉溜了回来。陈赓一见就说: 不用问,你这次回来没有经医院的批准。

  机灵过人的周希汉哈哈一笑: 旅长,你这样对我说话,说明你这个当旅长的对我偷着跑回来,表示支持了。

  陈赓冲他一乐: 不,没有表示支持,只是表示认可而已。

  旅长会说话。 周希汉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 当初我去医院时,邓政委就说 去住吧,以后还要打仗 ,现在到了打仗的时候了,那就是说,不用再住院了。

  放心, 陈赓说, 榆辽战役马上就开始,我就等着你出来挑大梁哩!

  9月21日,陈赓接到了进行百团大战第二战役的作战命令。刘邓命令他指挥三八六旅、决死一纵队两个团的左集团,攻占榆社、沿毕、王景三据点,并规定榆(社)辽(县)战斗于9月23日23时全线发起进攻。受命后,陈赓情绪陡涨 他的逻辑是不打仗反而会伤元气。这也是战争的逻辑。他对参谋长周希汉说: 希汉那,见面分一半。你指挥七七二团和十六团攻榆社。我指挥二十五团和三十八团攻王景和沿毕。走,先把地形看一下。

  榆辽公路是敌人深入根据地的平辽公路的前锋段,敌人企图把这条公路由榆社向西伸延,经武乡与白晋铁路连接,以分割太行山根据地。榆社的守敌是板津大队的藤本中队,有220多人和伪军60余人,沿毕有敌20余人,王景有敌六七十人,都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和碉堡。

  周希汉随陈赓看了地形,仍觉不放心,又叫上七七二团团长郭国言、十六团团长查玉升,化装成农民,有的背上粪筐,装作拾粪;有的手里拿着镰刀,背着筐装作割草,围绕着榆社城分散侦察,一直摸到城门附近。

  深夜,攻击开始。微寒笼罩着榆社城四周的山野,中秋节过后的月光尚未露脸,一阵狗吠却惊动了敌人。敌人胡乱打了阵枪,见攻势不强,竟从碉堡里朝外喊: 独立营,你们不要攻啦,你们攻不下!

  战士们被惹急了。他们把山炮抬到离西门约50米的一座楼上,从炮膛里直接瞄准敌城楼火力点。各种武器一齐开火,子弹像火焰一样朝着洞口倾泻。霎时间,碉堡里像开水浇过的鼠洞,炸开了窝。慌乱中,敌人朝外扔着毒气筒,4架敌机也怪叫着俯冲。为避免过大伤亡,周希汉命令各团暂停进攻,巩固已占阵地,防止敌人反扑。

  第二天上午,陈赓风尘仆仆地摸上来了。他告诉周希汉他们,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已攻占沿毕、王景,二十八团击毙敌60余人,生俘4人,打得非常漂亮。他们说要向你们老大哥学习,你们打不下榆社怎么办呢?

  周希汉和在场的团长政委们都急了,嚷起来: 没有问题,我们一定能攻下榆社!

  陈赓说: 好,那就看你们的喽!

  他又和周希汉一道摸到敌人阵地前面,数清敌人工事上的每个枪口、炮口和上下角度。陈赓压低声音指指两个大碉堡,说: 先抠了这两个眼珠子,再扫掉其他的胡子眉毛。

  行。部队正在绑云梯,准备登30米的峭壁。

  毒气!毒气! 敌人又拿出他的手段了。毒气阵阵从敌人阵地上喷射过来。一股大蒜似的焦烟味热烘烘地扑来。陈赓想挣脱出来,吸一口新鲜空气,想大喊一声 别嚷嚷了 ,但是化学毒气因为天阴不易消散,呛得他咳嗽起来,喉咙里痛得像刀割。周希汉叫人拿来湿毛巾擦手擦脸,要陈赓到后方指挥所去。陈赓摘了眼镜,不住地淌着鼻涕眼泪,他好不容易挣脱了周希汉的手,将它们从胸口推开: 我要看到你们打下榆社再走! 壕沟里充满了窒人的浓烟,连天空都看不见了。空中黑烟翻滚,响声雷动,只能依稀看到正在俯冲的敌机倾斜的机翼,幻影似的一晃而过,于是壕沟里又是一阵山崩地裂的爆炸声,泥土混着杂草一层层崩塌下来。

  快,开个诸葛亮会! 陈赓提议。

  大家考虑到敌首藤本中队长还没有被我们打死,残敌猬集在核心阵地榆社中学里,一定会进行垂死挣扎,顽抗到底。同时,敌人火力集中,工事坚固,如从地面强攻,伤亡必大。陈赓说: 在前几次的攻击中,敌人的主要工事差不多都被我们攻下了。现在敌人只有东北角一个碉堡和中学里边的一些房子,只要大家再顽强些,一定可以攻下来。

  上面攻不进,从底下挖! 有人出了个点子。

  好!老鼠打洞,用棺材装上炸药,让敌人坐坐土飞机! 陈赓信心十足。

  于是,他们从榆社中学西北角的峭壁上,对准围墙里敌人的高大碉堡,开始了紧张的坑道作业。战士们日夜苦战,挖了近一个昼夜,25日16时45分,坑道作业胜利完成。陈赓兴奋地掸掸两手心的土,喊着: 送炸药! 一棺材炸药运到了敌人脚底下。轰隆一声巨响,像闷雷滚过低空,又像整个榆社城发生了强烈地震。突击部队趁着大地摇晃、敌堡崩塌、硝烟冲天之际,奋勇冲击,突入敌核心阵地,用激烈的白刃格斗结束了榆社城的战斗。

  在敌寇开始逃窜时,藤本中队长在中学的东南角处自杀了。头颅被其部下割下带着逃了出去

  此外,还有少数日军躲在仓库内未及逃出。陈赓、周希汉亲率少数部队,突破两边一个碉堡,将藏匿在那里的零星残敌全部肃清。

  这时,彭德怀来到阵地,找到陈赓,大着嗓门,话说得非常冲: 你不把这股敌人消灭,要你的脑袋! 彭德怀指的是下面的战斗:他要求陈赓的部队乘胜追击,立即攻占关帝垴。

  陈赓一愣。作为八路军的一名战将,他听到这样刺耳的话还是头一次,而且说这话的人是他的同乡、他一向尊重的彭德怀。十几年的戎马生涯中,蒋介石没有对他这样说过,毛泽东也没对他这样说过。

  可今天彭德怀对他说出了 要脑袋 的话,他对彭德怀突然陌生起来。对于百团大战第二战役以来的打法,陈赓的确有自己的看法。彭德怀要求:战役第二阶段的任务要拔除榆社至辽县公路沿线的日军据点,伺机收复榆社、辽县。陈赓坚决地执行了,而且在攻克榆社的战斗中充分显示了他攻坚战术上的造诣,也为以后的这类战斗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

  但是,陈赓并未因为取胜而感到丝毫轻松。他清楚,获得这样的胜利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他珍爱连破日军五道铁丝的第十六团五连一排长式的众多的英勇战士,更惋惜只剩下18个人仍坚持战斗的十六团八连和坚守阵地一昼夜直至全部伤亡的七七二团七连三排的同志们,他发誓一定要让历史记下他们这丰功伟绩。然而,这种力不从心的攻坚,对部队毕竟是太残酷了,付出的代价太高了。他心里有个谱:还是毛主席说的,现在基本还是游击战,不宜攻城

星座爱情
港股
法甲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图木舒克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五家渠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海口肝炎医院哪家好 哈密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五指山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五指山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五指山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博州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儋州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昆玉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昆玉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海东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海东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贵州一甲医院哪家好 海东有哪些IMCC医院 海东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湛江一级医院哪家好 茂名三乙医院哪家好 梅州三乙医院哪家好 汕尾其他医院哪家好 十堰二级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一甲医院 麻疹疫苗 前列腺疾病 湖南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日照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莱芜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肿瘤妇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眉山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儿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铁岭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芜湖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黄山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