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土拨鼠嫖娼记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1:36: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土拨鼠本姓解,排行老四,又叫解老四。四十多岁了仍然单身,是本村众多光棍中年青的一个。因相貌丑陋,生性木讷,平常又懒于修边幅,个子又矮,故至今无人给他提亲。土拨鼠这个外号绝非平地起风,只因此人天生一对鼠眼,镶嵌在瘦弱的脸庞上,颧骨突起,满口暴牙,又黄又臭。如果在天黑稍可见光亮之时,猛然间遇此人,真有可能被他的尊荣吓一跳。之所以不叫做老鼠而称之为土拨鼠恰恰是因此人在年青时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只土拨鼠,关在笼子里不时的吱吱叫几声。从那之后人们变在背后称他为土拨鼠。  土拨鼠没有别的爱好,倒是好赌。每每在掷色子的光棍群里总能看到他佝偻的身影。他的赌运很差,通常都会将干一天泥瓦匠挣来的钱输个精光,然后回家抓一把花生米,喝二两小酒,然后躺到床上练习“打飞机”。每每事后就听到他粗重的哀叹声。是啊,村里比他年老的光棍都相继托媒人找到了媳妇,组成了家庭,虽然大都是找了身体残疾的或者智障的,但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强,怎么说晚上睡觉也有个人搂着。  土拨鼠虽然相貌丑陋,但心地善良,他干泥瓦匠挣的钱除了用与赌博,有很大一部分是给了的侄女,从小学到高中,几乎每年的学费有一半都是他出的。有时候他也会偷偷的买点鱼或者肉扔进孤寡老人的院子里,那些孤寡老人在拣到鱼或者肉后总是对着天空遥拜。从这两点可以看出他的心地是善良的。  土拨鼠和众光棍赌钱的时候,大家都会挖苦他:“老四,赢钱了也找个媳妇啊,那就不用每晚‘打飞机’了”;“老四本事大着呢,小心晚上顺着洞钻进你家,钻你媳妇被窝里”;“老四,女人味道好啊,尤其那肉嘟嘟的乳房,摸着睡觉可舒服啦。”听到这些话,老四虽然心里气坏了,可仍然一声不吭,咧开大黄牙朝大伙一笑。其实老四也在想,这女人到底是啥滋味呢?那鼓起的衣服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虽然他很想知道,但走在大街上,他从不敢打量从身边一晃而过的农村妇女。他的自卑也仅仅是从眼睛的余光里扫过女人的胸脯。  土拨鼠干活的地方离村庄很远,那里靠近县城。近工友们都在谈论一件事,说城里有片红灯区,张三说去过了,那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五十块钱一次,那可真叫爽。李四说去过了,第二天早晨愣是没起的了床。土拨鼠蹲做在他们外围,口里的旱烟不断吐出烟雾,看起来好像漫不经心,其实听的清清楚楚。工友们越说越黄,土拨鼠的下体也跟着一颤一颤。他将烟头狠狠的插入泥土里,顺带吐了一口唾沫。谁也没注意到他的动作,谁也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其实他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眼看快五十的人了,总不能一辈子不知道女人啥滋味吧!  那天土拨鼠运气很好,这是他次赢钱,而且整整赢了一百。那天他一晚上没睡着,翻来覆去,心情激动,想象着明天的情节,那一晚他没有“打飞机”。第二天天还未亮他就起了床,从橱子里翻出一套看上去比较新的衣服穿到身上,对了镜子整理了又整理,洗了洗头,找出许久未用的刀片磨了磨,将一脸的胡子刮了个干干净净。这才推出自行车飞快的蹬着向工地奔去。到了工地,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那一百块还在,他在心里偷偷笑了一下。工头走过来,“老四,你今天穿的这么新,要去相亲啊。看样子很快也有乳房摸啦。”工头不怀好意的奸笑了一下。“我下午有事,不能弄脏衣服,能不能上午让俺只推小车?”土拨鼠努力掩饰着心里的紧张,怕工头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的企图。所幸工头并没发现什么,“好,看在你平时干活不错的份上,就答应了你,要是找着老婆带来让大伙开心开心啊。”  工头还真没有食言,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为了不让汗水浸湿衣服,土拨鼠上午是干一回歇一回,工头也没说什么,只是偶尔抛过来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中午的时候,土拨鼠没有在工地上吃饭,而是骑着自行车去了县城,找了个小吃店,喝了二两小酒,点了两个小菜。出了门又去隔壁的商店买了一盒五块钱的烟。他听工友们说过,那些小姐都喜欢抽烟,少也抽五块的。他看了看太阳,猜想现在该有十二点半了,听工友们说,小姐们一般中午头就开始站街了,正所谓温饱思淫欲嘛。土拨鼠骑着自行车按着工友说的位置往前走着。很快他就看到了不远处工友们说的标志物。于是他停下车来,将车靠近一刻大树,用链子锁锁了起来。他决定走过去,他的自行车太破,不想被小姐们看见。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除去中午吃饭和买烟的钱,口袋里还剩下75块钱。  快进红灯区的时候土拨鼠站住了,他从口袋里拿出烟,从里面拿出一根点燃,叼在嘴上,这才颤巍巍的往里走去。所谓的红灯区只是一些站街小姐,分散的占据了好几条街道。土拨鼠走进去立刻引起了小姐的注意,“大哥,按摩不?”他假装没听见,继续向前走。他用余光扫了一下,发现这个小姐并不能让他满意。来之前他已经决定要找个年青的,胸大点的。“大哥,过来吧,50元,很便宜的。”说着就上来掺土拨鼠的胳膊。土拨鼠未用力就把她挡开了,心里嘣嘣直跳,差点把持不住跟了她进去。土拨鼠走过的背影是小姐鄙视的目光。转了几条街,基本上所有的小姐都被他用余光瞟遍了,虽然每经过一个小姐身边的时候都遇到一样的情况,可他仍然在坚持,虽然他的下体已经不能控制,甚至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但他牢记工友的话,多转几遍,有些漂亮的小姐出来的晚,还有些漂亮的陪那些早来的办事去了,等一会就出来了。终于他走的累了,并且他明显的感觉到小姐们已经知道了他的意图,他虽然丑,但还是有自尊的,他决定呆在这里守株待兔。他刚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上,就见前面有扇门被打开,紧接着走出来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男人走了大约一分钟,一张漂亮的脸蛋从门内闪出来,两个乳房一颤一颤的。土拨鼠感觉到一阵窒息,就是她了。想到马上就可以和这样一个女人上床,他的心跳动的更厉害了。果不其然,那个小姐看见了他,朝他招了招手。他身不由己的向小姐靠去。还是那套老话,“大哥,按摩不?”“多,多,多少钱?”土拨鼠艰难的说出了几个字。小姐厌恶的看了看他,“本来一百,看你也没钱,给你算70吧。”“那边50,你这要70啊。”土拨鼠一听这个小姐要价比别人要高,心里揣测开了,“自己就剩75块钱了,看看能讲下价来就讲,讲不下来就豁上了。”“70,一分也不能少,要做就做,不做就算了。”土拨鼠一看小姐的坚硬态度,在看看那张漂亮的脸蛋,下体不断的充血,小声的说了一个字“好”。“进来吧,快点。”土拨鼠跟在小姐后面进了屋,小姐转身把门从里边关上,并迅速脱掉了全身上下的衣服。土拨鼠的小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死死的盯住小姐胸前那两团肉嘟嘟的东西,心跳一阵阵的加快。小姐麻利的上了床,“看什么,快脱衣服,来吧。”土拨鼠手忙脚乱的脱着衣服,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从口袋里摸出烟来,“你不抽只烟吗?”小姐白了他一眼。“你到底来不来,不来赶紧走。”被小姐呛了一顿,他把烟又装进了口袋,并很快脱掉了内裤。他做到小姐面前,伸出双手抚摸小姐的乳房,刚刚闭上眼的小姐一把打掉了他放在胸前的双手,“摸什么摸,赶紧弄,弄完走人。”说完又闭上了双眼。出于好奇,土拨鼠决定先将女人看个清楚,于是他的目光开始在小姐身体的各个部位游走,将小姐身体一览无余。小姐等了半天却毫无动静,于是睁开了眼睛,看到土拨鼠正将手向她的下体伸去,顿时火冒三丈,嘭的一脚将土拨鼠踹到了床下。土拨鼠猛然在毫无防备的前提下被踹到了地上,火也一下升了起来,从地上忽的爬起来,上去就给了小姐两个耳光,并野蛮的爬到小姐身上有咬又啃。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小美,到时间了,好了没有。”这个叫小美的小姐马上从两个耳光中回过神来,“三哥,你快进来,这个狗日的打我,还想强奸我!”瞬间,门被嘭的一声踹开,只见一个理着光头,浑身刺尨画虎,满脸横肉的人闯了进来,一把将土拨鼠从小姐的身上揪了下来,又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皮鞋雨点般的落在土拨鼠身上。地上的土拨鼠开始嚎叫,一声比一声凄惨。十几分钟后,土拨鼠没了声息,叫三哥的男人将他从屋里拖来出来,像扔死狗一样扔在了垃圾堆旁。  几天后,土拨鼠嫖娼被人家打死的消息传进村里,村里一时间人声鼎沸,嘈嘈杂杂听不到一丝同情的声音。 共 32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原因
黑龙江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建筑造价 微店营销技巧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