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殷果诗集one

时间:2019-07-13 19:09: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赠张菊华老师《泵力》常见时去敬意大,上前讪后心欲轧。把在身上充当刃,见之不见也论罢。张菊华老师,是我们初中时期的位语文老师。老师很严,老师会抽出课程的前的几分钟,让我们每个人轮流讲自己选的作文。老师严格要求,我们每人每天背三段作文。老师让我们默古文时,会在默之前用上两分钟给我们讲解……我们曾以为,老师一教便会教完整个初中。但是当老师走了,我们竟然会十分地不舍。老师的课,总是会让我们心惊胆战的。哦,就拿朱自清先生那篇《春》来说吧,老师教着教着:“这段,要背。”很平静的一句话,底下却是这样的:“完啦,看电视的时间没了!”接着:“这段,要背。”很平静的一句话,底下却是这样的:“糟啦,玩电脑的时间没了!”然后,就是背,背,背;背,背,背;背,背,背!稍个不留神,你都没来得及听到要背哪些内容了!老师讲课,我们还没进入状态呢,他自己倒是先进入状态了。老师还提倡我们多看名著,看好名著。他总是说,如果你一个星期的星期六星期天各读一本名著,那么你一个月能读八本,一年能读九十六本,那么等到十年后……现在看着远方那个背影,心就好像是被扎了一般。本以为唯恐避之不及的“魔鬼老师”,现在却……老师教我们的那段时间,我们的语文成绩一直很不错,在年级里都总是第二第三的,是本地班,好像有一次小月考,我们拿下了本地班呢!不过,我不确定,记忆有时候,总是会骗人的,但大体就是这样,果真是“严师出高徒”哇!老师就像是插在我两肋的刀刃,即使不教我们了,也时时刻刻激励着我们,要前行……望着老师熟悉的身影,我竟心里涩涩的……赠顾燕老师《纸虎》外表婷婷嘴不消,眉山时起又时抛。七分辛苦三分汗,归根结底为谁劳。顾燕老师是我也从初中六年级一直到八年级的英语老师。九年级我回老家后,就一直都没再见过她了。这首诗是当初我还在上海时写的,隐隐约约记得,那是一节课之后,大家都被老师训了一通,都在说老师讲话真是不留情面。现在想想,当时还真是蛮不懂事的呢!当时我是没什么感觉,英语,一直是我一大心结,从来就没好过,一直那是差得不能提,老师也都习惯了,就没怎么说我。所以,在我看来,老师是为她们好的,因为,我还羡慕着呢!话说,老师的辛苦,都是为了学生啊!学生被骂了,心里有气,老师也有气呢!赠赵楼佶老师《时光》我若天边云,师必云旁风:相依相伴;我若林边树,师必树旁鸟:相利相为;我若路边草,师必草旁溪:相倾相诉;我若肉边肝,师必肝旁胆:相面想照;师若浇水者,我定水中花:莫水难长;师若卖书者,我定买书人:莫书难学;师若拔苗者,我定手下苗:莫拔难升;师若售药者,我愿生病人:莫药难存。这首诗,是我模仿一本书上的,忘了书名了。原句好像是“君若……”记不大清了,只是感觉语句很优美,就描摹了描摹,拿来给我心爱的赵老师了。赵老师是我六年级的数学老师。于我而言,她就像是我的伯乐一样。那次国庆节,我八天假一直在老家,还拖了两天没来,一来就听同学们说老师让我来了以后去办公室找她。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胆战心惊地去了,没想到老师拿出书本就告诉我这几天上了什么,怎么去预习,怎么去做练习……然后,还说第二天考试!我没当作是什么大事,随便考了考,考了我们班第二。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了我。你们知道呢是什么感受吗?我从来都没被表扬过,一直都在坏学生的行列栖息着。尽管我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放弃过努力。这也是我开心的事了。还记得一年级(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有一次我写作业写到第二天五点,妈妈一直在催我睡,到了,我竟然跟妈妈说,算了,还有一个小时,我就不睡了吧?其实,那次布置的作业根本不多,我同桌还没放学就写完了……三年级时,我理解能力不是很好,每次考试,那些试卷上的小故事,我从来没读懂过。有一次有一篇文章上说一个独眼人从家乡离开,去了双眼人的岛上想捉一只双眼人回来展览展览,结果被双眼人拿去展览,后悔不已。题目是要写一句话,表明他被捉之后的心情。同学们写得都是“各有千秋”,只有我写了“哈哈,我发大财了!”同桌刘凯调皮地把这句话读出来时,大家都笑翻了,老师也在微微地笑,只有我还不明所以,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所以,从那次被表扬了以后,我就专攻数学,六七年级的数学一直是我们班的,七年级有一次甚至还考了100分。当时赵楼佶老师问了一句“张迟,这次考的不错呀!”可真是把我美死了!原来分开后,赵老师也会默默地关心着我……可是,从那次一百分之后,我就一撅不起,认为自己到了人生的至高峰,现在要慢慢往下跌了。我还总是担心,万一没考好,被老师知道了该怎么办……我承认,那次,是我的人生次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不过后来,被国家二级心里大师兼博士后(当时是博士后,不知道有没有考上博士)王慧老师带领了出来。可是,赵老师,是我中学时期重要的老师,这是不争的事实。她对我的每一次关心,我都会刻骨铭心。我喜欢赵老师,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赠王晓晴老师《大异》儿时初见女中仙,温婉端庄甚媲天。无法抗拒仙者力,当头不见只感冤。王晓晴老师是我中学时期在上海的班主任。我很喜欢她,总是默默关注着她,她生病了我会很伤心,她生气了我也会心神不宁的……我总会花大半天的时间做不同创意的贺卡,偷偷放在她的办公桌上,祝愿她早日康复,在她生病的日子里,我会自作主张地发短信向她报告现在班级里的情况……后来,一次看电视,我看见那些贿赂上级的人,很讨厌那种人。想想自己的所为,竟也十分神似,就停止了行为。哪怕,我不是那个意思。赠黄疏桐大义姐《永隔》十年生死两茫茫,你我分隔在异乡。长江黄河来阻道,我心独留在一方。黄疏桐是我从三年级到五年级的好朋友,好姐妹。一年级至二年级上册我是在上海的老唐四上的,二年级下学期和三年级上学期是在老家上的(当时我的体育老师就是数学老师,可以说,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呢!哈哈。),三年级下学期刚来,黄疏桐就围着我,说她叫黄疏桐,希望和我做朋友……她很漂亮,也很开朗,成绩也特别好……无论任何理由都没有办法让我拒绝她……她没有爸爸,她和她的妈妈住在公寓里。经常会有一位叔叔照顾她,她说,那位叔叔喜欢她妈妈……我经常会不顾父母的棍子跑到她家去玩,去疯……对了,开学第二天一早我爸把我送到车站,对一个十分漂亮的人说,让她帮忙带着我一点,然后就走了,我也就认识了她——王艳华。一次放学等校车时,我们三个人把手放在一起,一起像电视里那样结拜……黄疏桐,是大姐,王艳华是二姐,我是零二年二月十八日生的,是三妹……户口本上我是零一年六月十九日生的,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户口本上是这个,其实知道了也无妨,我还会信我妈妈的,而不是那个户口本。我一直以为,我们会像电视里那样长长久久地长大,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但是直到八年级的一次,我偶然间和王艳华提起,黄疏桐回老家上学了,王艳华问我,黄疏桐是谁……怎么会呢?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句清脆的“从此结为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黄疏桐是在我十岁的时候和我再次相遇的(诗中年解释为岁),那是我六年级时。在操场上。但也就是那次相遇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羊角疯哪里专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建筑规划 微信卖东西怎么加人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