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星期二183的情人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29: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还没有搞清楚我是不是真的确实需要就允许了183的靠近。    相识的那天风和日丽,景色和心情都一样好。  那天是星期二。  我一个人。难得地穿着大红的衣衫,坐在常去的那家店里喝咖啡,一面透过落地玻璃半眯着眼睛看街上的阳光和行人。  他怎么走过来,从哪里走过来的,我一概不知道。只是突兀的,他的一只手就摁在了我的桌面上,在骨质瓷的镶着金边的咖啡碟子的旁边。阳光下有些细微的尘屑飞扬,我把杯子放回碟子里时甚至看见了他的手背上的一些细小的汗毛,反射着暖暖的金色的阳光。  通常我一个人的时候是反抗这样的入侵的,就象这时候的他一般会问:“一个人吗?”我一贯都是坚决而冷漠地回答:“不,等朋友。”可是那天我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居然对着那只手笑开了,然后一面抬起眼睛一面异常温和地说:“是的,一个人。”  我含笑的眼睛穿过浓密的眼睫,是妖饶的。而他打动我的,我想,应该是那只手的干净,匀称,还有他出现在我眼前时表现出来的一点不由分说但又恰到好处的霸气。  只在一瞬间我就知道,他会走进我的生活里来,就象我必须把杯子放回碟子里一样的理所当然无可回避。    那段日子里桦离我总是忽近忽远。  虽然他在的时候我会非常快乐,象一个天堂里被宠护的天使,又满足又感恩又善良,轻易地甘愿地被他左右着我的一颦一笑,含泪微笑或者浅笑着悲伤。可是一旦桦离开我身边,我立刻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暴躁,乖戾,喜怒无常。  慧看着我说,你就不能安静点吗?  我说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我心里空得发慌。  然后慧的手就轻滑过我的脸说,看来是桦还爱你得不够。  爱,要多少才算够呢?慧凉凉的手指掠过我发烫的脸颊,我就有想落泪的软弱。  桦总是说,我们现在快乐的在一起,不好么?  没人相信我还期待着天荒地老。所以我不能跟他们说,我想要的,我只想要的,不过是一个一生的承诺。于是我身边的人,总是流沙一样的匆匆来去,没有人陪我到永恒。他们都给不起永恒,也以为我不需要永恒。  就象桦,给我他能给的,却不给我想要的。    认识183的第三个星期二的晚上,我醒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他的身高是183,一个会让很多男人都仰慕的高度。我不过是个小女子,又如何幸免?  能记起来是醉后的狂欢,我的独醉,因为那一瓶酒183几乎没有喝。而我的惊讶却只在于我醒来时,对于此刻睡着在我身边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一点,竟然是丝毫都不惊讶。未熄灭的床头灯暗暗的光线,照着他的脸,成年的轮廓,孩童般的安静。  我坐起来,用他放在床头的ZIPPO点着了一支烟,套上他的衬衣走去了窗前。    21层楼下是熟悉的街景,只是从高空和子夜时分看来,与平日有了些不一样的魅惑。我推开窗户,有寒凉的风进来,我贪婪地呼吸。  被风惊动的人起来,赤裸着从背后贴上我的身体,唇落在我的耳后。我反手过头,环住了他的脖子,并侧仰着脸去接他的吻。我知道只低低地扣了两粒纽扣的衬衣的前胸此时会传递怎样的讯息,而果然他的胡茬就更疼的扎在我的唇上,而我,被他搂抱着腰,双脚离开了地面。    如果说那时候我心里全想的是桦,一定没有人相信。  可是我说的是真的。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满心都是桦。我拼命寻找和回忆的,是跟桦的身体在一起时的感觉,桦的唇的绵软,桦的眼的温存,桦的身体的轻灵。每次跟桦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精致地对待我,一直到我自己都十分的确定,我就是一件乐器,而且是大提琴或者竖琴这样一类有着优美的起伏的曲线的乐器。只要桦的手指抚过我的身体,每一个细碎的骨节里都会响起轻轻的音乐来回应。  如此天籁,只有桦的手,能够。  而183却不能。他的手粗糙而有力,能燃起焰火,却奏不响我灵魂深处的任何一个音符。    有时候183会很迷惑地说,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为什么你的身体的反应总是象孩子一样的直接和单纯,而你的眼睛却又象是一口沉寂了千年的古井?  他换了很多种方式和时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从来不回答。  可我还是和他默契地时不时的在某个周二见面。  我和他说话很少。我不愿意说。跟他在一起时我愿意更多的使用我的身体而不是语言。    没人知道我心里的恐惧。  我一天比一天更害怕。不是害怕被发现。  我和183在一起从来没有思考过对错,一切就是那样发生了而已,就象他和桦都同时偏偏要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样,都无辜,而合理。我害怕的是我对桦的越来越深的痴迷。越是和他在一起我就越是感觉到对桦的不能舍弃。  可是桦,从来不说永远,甚至,很少对我说,爱你。我陷入一种深深的绝望,这样的绝望更让我频繁地去见他,然后在激情过后的空白里一个人默默地轻声哭泣。    直到有一天,我又一次的要离开的时候,183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说,只跟我在一起,好吗?  我说,你知道我要什么?  他说,我给你永远,我愿意你一直在我的身边。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没有穿衣,赤裸裸的胸膛上象是有另外的两只眼睛在嘲笑我,那么的不可理喻。  我只是在门边稍有迟疑,终于还是走开了,而且心里决定了这一次的离开,对他对我都将是永远。    到家时,开门的桦手里举着一朵玫瑰说,宝贝,生日快乐!  我木楞着,想自己怎么竟然糊涂到了忘记自己的生日。桦将我一把拉进屋子里。满屋是蜡烛,和我爱的薰衣草淡淡的香气。我拆了他送的礼物,是昂贵的铂金项链。  我沉默,然后不甘心地再问,还有呢?  他望着我,一直望到我心底。他是知道我要什么的,他知道的,他该知道的!  轻拥着我在窗前,深长一吻之后我听见的却是:宝贝,我要你!    我大笑。  是谁让我们活在这样现实的现实里,连说一句年年有今日都变得那么小心翼翼如临大敌?!  我仰头向天,满天的星星,转瞬之间,全没了踪影…… 共 23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那些食物法对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帮助
黑龙江的男科医院
云南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阿里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图木舒克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五家渠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海口肝炎医院哪家好 哈密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五指山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五指山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五指山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博州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儋州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昆玉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昆玉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海东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海东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贵州一甲医院哪家好 海东有哪些IMCC医院 海东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湛江一级医院哪家好 茂名三乙医院哪家好 梅州三乙医院哪家好 汕尾其他医院哪家好 十堰二级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一甲医院 麻疹疫苗 前列腺疾病 湖南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日照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莱芜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肿瘤妇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眉山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儿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铁岭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芜湖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